阿司吧虫

前事作废。

后事无望。

【叶蓝】(补档重发)做兄弟不如搞给

我之前……不知道哪天梦游的时候,把两篇互为上下篇的文章删掉了。

昨晚突然发现:嗯??怎么不见了??

是去年这时候写的,稿子早就找不到了,多亏了叶蓝文包整理的各位曾经青睐我的文章,我从文包里找到了文档。🙏

现在把两篇文合并在一起重发一次,有一点长,希望学步车不会被屏。(可恶为什么这次说我有敏感词)

设定是大学室友的叶蓝。

当时就没有好好起标题,这种东西不重要。

-------------

【上篇】


修仙到凌晨,叶修临近中午才起来。洗刷完以后,前两天才来投靠他的苏沐橙已经下楼拿了外卖上来,白色塑料袋放在饭桌上,她刷着手机在桌边等他。

叶修问她吃什么,她手指在屏幕上划拉,头也不抬的回他:“黄焖鸡米饭。”

叶修没吃过也不问是什么,无外乎是许博远楚云秀等人安利的,径直打开了饭盒。他闷头吃了几口,苏沐橙却不动,时不时发出短促的笑声。

“诶,看什么呢,这么入迷。”

苏沐橙嘿嘿笑着把手机递给他,“我在逛一个贴。”

【我撞见我哥室友给他kou,我哥跟我说这是男生之间正常的社交形式?】

叶修一口饭差点呛进鼻腔,“这什么破标题。”

“哈哈,有意思吧?我刚才看到,老贴了,还没翻几下。”苏沐橙把手机接回来,“大家都说他们要么在一起了,要么就是炮友。“

“是挺给里给气的。”叶修评价。

“还有人说男生之间互帮互助是挺正常的,真的是吗?”

“你平时都看些什么啊,女孩子家关心这个干嘛。”

“好奇嘛,叶修你有没有过啊?”

叶修淡定地挖了两口饭,不过食欲不怎么好,“你怎么不问莫凡?”

苏沐橙失笑:“你觉得他像有哥们的人吗?”

“哎呀你就告诉我有没有嘛,跟室友什么的。”

叶修想了想:“唔……有那么一两次吧。”

“哇,真的有?”苏沐橙吃惊地张大嘴巴,她用手掩着,“什么时候,和谁啊?”

“我从学校搬出来前就一个室友。”

苏沐橙想到了:“小许呀?你昨晚是不是还跟他一起玩游戏。哇没想到你们……啊好好奇好想知道怎么回事。这种事情对于男生来说真的很正常吗?说嘛说嘛。”

“喂喂……”

小许何许人也?大名许博远,ID蓝桥春雪,妥妥一枚文艺青年。跟叶修大学室友三年,可以同穿一条裤子的那种老铁,就算叶修已经不在学校住宿,两人还时不时半夜一块修仙,虐狗节组队圣战,交情好的没话说。

也不知道怎么熟起来的,他俩住双人间,不同系课表也常常错开。可能是某次对食堂的吐槽,可能是某个修仙后的早上的一份早餐,可能是大冬天的一壶热水,又或者是一盘荣耀。

反正三年下来他们处得不错,熟识的人常常见许博远在机室给叶修占座,天热时候叶修给他带杯丝袜奶茶,天冷时候一块在校门外吃麻辣烫。

他们最铁的方面在于对荣耀的热爱。许博远在他们系数一数二,回来寝室被叶修吊打到喊爸爸。

许博远带亲友团,喊上叶修,对他们介绍说这是我大兄弟。

叶修凉凉地说了句刚还叫爹呢,辈分怎么降了。

亲友哈哈哈,伯父好伯父好。

一个本一波流一个记录下来,所有人都喊爸爸。

叶修一边PVP虐他,一边副本野B带他飞。许博远过了刚开始死要面子的阶段,终于承认了叶修的大佬地位,把有困难找叶哥的精神贯彻到底。渐渐和他熟的人都知道了叶大腿的存在,并且将许博远这种打不过找外援的行径,比作某些打到一半顶不住诶等等我找我男朋友来的妹子。

大家开他们玩笑,跟许博远约本,说记得叫上你男朋友。许博远一开始骂他们滚滚滚,叶修还感叹说爸爸变男朋友,好像年度大戏。

后来许博远脸皮厚度得叶修熏陶,愚人节那天联合叶哥在公会频道说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,本来还在调侃他们的,吃瓜的潜水的打卡的,通通炸了一遍。

这下连叶修的亲友也知道许博远了,时常拿叶修开玩笑。叶修不是很在意这种程度的玩笑,甚至还能玩梗。许博远点炮仗厉害,续航能力完全比不上他,标准烟花式打法,装完逼就跑。

许博远作为一个微博达人,不爱发自拍,就喜欢发发游戏截图和深夜报社,偶尔叶修的手、脚、半张脸入镜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叶修的微博。

第一次来自某个深夜。许博远撸串回来,打包了两人份,还有两听啤酒。兴致勃勃地发po。

叶修正翻箱倒柜地找泡面,恰逢许博远回来救人于水火,当了把活雷锋。

啤酒冒着菠萝味的气泡,叶修一杯倒所以只喝了半杯解辣。许博远喝了自己的份,又把叶修剩下的给喝了,有点上头,两个人的酒量都浅的不行。

夏夜的虫鸣含糊不清,年轻的吐息和身体的热度催发空气躁动。那时谁也不知道酒里有催情的成分,许博远还以为自己上火,憋着不说,最后被叶修发现了调侃他。

其实叶修也觉得口干舌燥,许博远的反应让他备受感染,身体也有了感觉。许博远来劲了,要跟他比大小。

嘴上说的很有气势,可当叶修的手摸上来,他立马怂了。酒精和清欲往他脸颊脖颈上涌,绯红一片,眼里迷迷糊糊的蒙了层雾。

许博远哆哆嗦嗦地说:“叶叶叶哥,我错了。你放放放开。”

叶修掌握他的要害:“怎么,还害羞了?”

许博远:“谁?你说谁?”

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,许博远也是昏了头,伸手去解叶修裤头。

谁大谁小没比出来,两人最后相抵着额头,就着面对面的姿势玩了一次。

叶修回想的时候,许博远急促的喘息似乎又喷洒在颈窝里,非常痒。

这种事叶修当然不会一五一十地告诉苏沐橙,只含糊的讲了讲前因,然后给她一个你懂的的眼神。

“听起来有点平淡哦……”苏沐橙若有所思。

“你以为还能怎么样?”叶修无奈。

苏沐橙作为女生,对这类事常抱有暧昧的猜测,有了男朋友后更甚,气氛旖旎粉红泡泡总得有那么一两个。被叶修用平淡无奇的语气说出来,似乎也变成了白水一样索然无味。

“嘿嘿,”苏沐橙笑了,“那以前和我哥也有过吗?”

“诶姑奶奶,那会才多大啊就。”叶修服了她,“再说了那会你也在呢,好吧?”

“好吧。”苏沐橙伸了个懒腰,站起身来,“我要和秀秀去逛街,午饭在外边吃。外卖你留一份给老魏吧。我走了。”

她披上外套,拿了挎包,不一会,聘婷的背影消失在玄关。

叶修闷了几口饭,味同嚼蜡,打开冰箱开了瓶冷饮。

还有一次更过分的。

也是许博远搞事的愚人节。他这个人,不知道怎么回事,平时人挺正直,一到这种时候就智商上天。

他解释说以前年年当班长,被全班同学连同班主任一起整,磨练得刀枪不入以毒攻毒,以至于每年四月一都忍不住搞事情。

反正叶修不信。

那年愚人节,许博远绕他们寝室楼跑了五圈,憋着一口气涨红了脸,在楼下堵了刚放课的叶修,趁四下无人,跟他讲:

“叶……叶修!我注意你很久了你能跟我在一起吗?”

世界欠许博远一个奥斯卡!鬼知道那一瞬间叶修的三观经历了什么,他差点信了!

很快叶修就冷静下来,早上表白陈果的魏琛被追了三层楼打的惨状还历历在目,他不能就这么被套路。

不行,耍我我怎么可能由着你。

叶修深吸一口气:“好啊。”

说完两个人都有片刻的沉默。

不知道许博远当时心里想的是“卧槽居然成了”还是“卧槽我暴露了”,最后都成了自己开始的套路跪着也要走完。

没人知道他们怎么走的,反正没走脑。

走到校外的一家酒店,在前台狐疑的目光下开了间大床房。两个人无比尴尬地坐在床边,面上还要维持我很淡定我很老司机的假象。

“那什么……”

“我说……”

别是来真的吧。两个人心里都那么想。

同时开口,又是新一轮沉默。后来还是许博远先受不了,坦白道,其实这个主意是他从曙光旋冰的某本鸡汤文里看来的。

叶修信了他的邪,说原来现在的鸡汤文还会教你怎么撩汉吗。

许博远说不出哪里不对,就觉得气氛似乎并没有救回来多少。

如果只是日常的玩笑也就算了,没有那么在意,现在似乎闹大了,暧昧的成分加剧很多。

许博远说:“那书的主角跟他室友开房,然后接吻了,哈哈,一起在厕所吐了半天。”

他尝试着把内容说的好笑些,自己还跟着尬笑。

叶修没笑。

他也不笑了。

叶修点了根烟,对着窗外,表情看不清。

他默默抽完了一根,许博远去拉他,他轻轻躲开,捏住许博远后颈。他说:“我们不会吧?”

他吻上来,许博远脑子里空白一片。

烟草味道在唇齿间辗转,许博远想躲,可是叶修按着他。他迷迷糊糊地被舔开牙关,好像第一次打开一个游戏,跟着新手指引步步渐进,却无法点其他界面退出一样。叶修的动作很慢,许博远没能拒绝。

拒绝掉可能就没有后来的事了。叶修心里其实怕死了。

以前有一次,叶修在寝室抽烟,许博远不抽,但他不讨厌烟味。他戳戳叼着烟打网游的叶修,问他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,得到了中学的答案,深感中二。

叶修说在网吧朋友带的,许博远感慨说我打小三好学生五好青年,从来不敢干出格的事,现在想想太过于按部就班还有点遗憾。

叶修恰好在主城挂了机,凑过来,哥现在让你尝尝?刚好嘴里叼着最后一根,烟蒂已经很长,抖落之后剩个烟屁股,说就让他吸一口。

许博远连连后退,不了不了,我还要去幼儿园。

被他开了个头,叶修老司机上身,要焊死车门,行,不碰烟,给你舔舔味儿。

许博远进套,啥玩意儿?

叶修假笑,脸往他那靠,许博远懂了,大喊我靠叶修你恶不恶心,被对方撵得满寝室跑。

一脚绊进打开的衣柜里,叶修擒住他,他还捂着嘴疯狂摇头,犹如忠贞烈女。

唉,人生总是在不断的立flag和打脸交替中度过的。

我可算是尝到青春叛逆期的味道了。许博远想。

可是这仅仅指烟吗?

唇瓣互相压碾着摩擦,许博远运动完了口有点干,嘴唇也不够湿润,和叶修的贴着感觉不妙。竞技场在许博远的口腔里,打得像指导赛,虽然叶修也没什么可指导的。舌苔砥砺着,上上下下,牙床内壁都扫过几遍,有时配合头部晃动的动作让彼此合作更加合拍,更加贴合。

可能他们比较天赋异禀,不似新手表现。

两个人都温柔,吻得有点舒服了。年轻人的感觉来的快,呼吸急促双方都感觉得到,还互相促进。

大概鸡汤文作者跟室友并不那么默契吧。

身体贴着的时候,能很明显地感觉到热辣,什么时候到床上的也不知道,“这是个玩笑”也意识不到。

有一句话,诠释了好哥们的伟大。叫“是兄弟,就在他需要女人的时候,做他的女人”。

如果是议论文,引用名言是为了正面论证,许博远应该身体力行,表示他跟叶修到底有多老铁,但是许博远想起这个的时候,满脑子mmp。

不敢说不敢说。

用手不是没用过,再来一次业务也熟练,再开荒似乎有点过分。

叶修就是很过分。

许博远坚决不愿意用口,叶修揉揉他脑袋,起身要去浴室。许博远以为他不高兴,其实他自己也有点莫名的方,兄弟一场嘛,闹得不愉快多不好。

他先跟叶修开的玩笑,心里过意不去。

许博远拉住了他,不要这样嘛。

话说软了,叶修耳根子也软,又回旋过来,回到床上。

刚开始是用手的。但是许博远先憋不住歇了,叶修还挺精神。许博远看他脸色,叶修问他能不能趴过去,许博远犹疑着照办了。

裤子早就脱掉,白净的臀肉暴露出来,许博远也是放心叶修人品,但是对方塞进腿间的时候还是非常羞耻。

叶修试了试,拍拍跪趴着的他,让他加紧一点,许博远一口气差点吊不上,埋进枕头的脸红成虾米。

抽宋的动作从轻柔缓慢逐渐变得粗暴强势,叶修掐着他腰间,要掐出几个红印出来。不见天日的地方尤其敏感,许博远开始还能感觉一点酥麻,用力之后变得疼痛,心想可能要破皮。

他才拉不下脸问身后的人,你怎么还没好啊。

显得对方很厉害。

……可能真的很厉害。

破皮到没有,只红的不像话,穿裤子要三思,走路深呼吸。

许博远跪下的时候T裇向他胸前滑,露出后腰和腹部,叶修隐约可以看见一点粉色,没有弄脏他的衣服,全洒在被单和许博远的腿间。

他们匆匆离开了酒店,回到宿舍一言不发,第二天一早醒来,又是一条好狗。

后来再没提起过这件事,就当黑历史揭过了,好兄弟继续当着,明儿老冯的课你帮我上呗,新开那个店鸡扒给我带一份,4=1快来来来,直到叶修实习,搬离了宿舍,在校外跟魏琛合租,他们都是平淡如水一样的日常。

少了线下的交集,线上接触竟也不少,就这么一直维系着,藕断丝连,还会有人在碰上他们俩站街聊天的时候,开玩笑说有没打扰你们。

也就这样了,哈哈一笑,云淡风轻。

叶修喝了冷饮,饭已经彻底吃不下,倒了,老魏的给他放冰箱里。打开了电脑。

难得许博远在线又不在本或者jjc,他似乎也刚上不久。叶修敲他,秒回。

「我昨晚,做了个梦,早上醒过来,已经十点了。/笑哭」

他们俩在空积城系舟的摊子前碰面,许博远这么告诉他。

「什么梦?」

许博远打开了麦,叶修把角色停在他身边。

“梦见了你。大概是……”

一个特别可爱的剑客女号蹦过来,叶修认出她ID是许博远的同班同学,许博远带过她下本。

“小许是吗?我有话想和你说。”女剑客偏头看到君莫笑,声音踌躇,“我没有打扰你们吧?”

不同于熟人调侃,单纯是一句礼貌的问候。

许博远想说没关系,但叶修比他先。

“打扰了我们二人世界,”君莫笑的系统脸面无表情,“说吧,快点完事。”

他开始急躁了。





【下篇】

【找敏感词太累了直接全部图片吧】

【可恶一张图片居然还不行】

手机端没法打开图片的朋友请走评论石墨链接。
有两个链接。




fin

评论(34)
热度(211)

© 阿司吧虫 | Powered by LOFTER